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港台 > 正文

湖南省肿瘤医院坑骗消费者 敛取钱财丧尽天良

2019-03-09 11:03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石家庄传媒网

核心提示

我叫刘梅娟,系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溪口村人士,我父亲刘乔文,省小学高级教师退休,现年63岁。于4月10日入住湖南省肿瘤医院胸外二科11病室15
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
我叫刘梅娟,系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溪口村人士,我父亲刘乔文,省小学高级教师退休,现年63岁。于4月10日入住湖南省肿瘤医院胸外二科11病室15号床,诊断为低分化中期支气管肺鳞癌。当时胸内科建议不适合手术,胸内科说可做手术,最终医院决定做手术,我们也相信医院的专业,同意做手术。
于4月16日中午11:50在4楼手术室做肺部手术,主刀医生周勇、吴劼、王文祥。下午17:20手术完转入病房,谁知没三分钟,在护士要求我父亲咳嗽后突然呼吸心跳骤停,最终在抢救室抢救个多小时后,于20:05宣告死亡。
进手术室前都是自己脱衣换鞋的父亲,几个小时后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,天人两隔!在家属悲痛万分之际,院方不仅不做任何安抚,反而有一名手夹香烟、满口酒气、没穿工作服、未配工作证、更不表明身份的黑短袖男子(后了解为肿瘤医院医务科副主任周立青),对我们指指点点、推推搡搡,仅仅因为我们提出要看工作证就恼羞成怒,仗着牛高马大,对我们进行辱骂推搡,甚至组织10多名保安及数名社会人士,在我们万分悲痛之时,故意激化矛盾、刺激我们情绪,周立青更是对我母亲、姑妈及表兄大打出手、击打耳光和卡脖撞墙等,期间更是大骂“CNM”、“搞死你”、“乡巴佬”等粗鄙秽语,以期升级态势,给我们扣上“医闹”的帽子。
手无寸铁的我们还没来得及悲痛就遭此毒手,混乱期间我那些年过六旬的母亲和姑妈出于本能自卫,无奈抵不过对方人多势众、年轻体壮,只能忍气吞声。期间打110报警,民警出来简单了解后就不了了之。
无助疲惫的我们在未见到亡父的情况下,只能任由医院强行把亡父放入太平间。医院告知17日上午去医务科,有人处理,我们只能含泪含恨含冤,带着一身伤痛离去。
17日上午九时,我们所在镇领导一早赶来医院,抱着关切、公正,妥善解决问题的态度,同我们部分亲属一起,前往医院医务科。一行七八人被引导到17栋一楼会议室,没想负责的居然是昨晚打了我们周立青(让一个已经跟我们发生冲突的人来负责,这不是明显要激化矛盾吗?)。果然没过三分钟,父母官刚表明来意,周立青又是嚣张跋扈、对父母官推推搡搡、激化情绪,并再次纠集20余名头戴头盔全副武装的所谓特勤打手,控制人身自由、殴打我等家属,其中我70多岁的大姑妈被打倒在地还惨遭踢踹,导致左肋骨部位刺痛难忍、至今只能卧床静躺。
期间我们亦多次报警,当地岳麓区西湖派出所仅仅简单做了解后就不了了之,更谈不上立案、做笔录。我们甚至前往湖南省卫计委、纪委等部门投诉亦收效甚微。
至今,距离我父亲死亡已过去近六天,医院领导仍未对我们说明明确死因,且不主动与我们协商解决后事,反而纵容圈养以周立青为首的几十名全副武装打手,多次围攻殴打辱骂我们,对我的姑妈们打耳光、卡脖子、打倒踢踹等黑社会行为。